叉叶蓝属

而且很明显处在下风的是叶修
更新时间:2019-08-13 18:10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叶修伸手揉了揉韩文清被汗水浸湿的短发,扯了一个笑容:“真想……让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

  叶修觉得不好,十分的不好。边界和节奏一直是他运筹帷幄的东西,什么时候收,什么时候放,一向听凭他指挥。生意场上他说好听是了足智多谋,说不好听就老奸巨猾,无论谁来都先栽几个跟头,就算能从他口中夺走一块肥肉,也绝对是吃下去的时候被骨头噎着一会的那种。

  叶修把手肘抵在窗玻璃上,头靠着手肘,任由韩文清摆弄他的身体。这个一向隐忍的男人即使在情动的时候也有良好的自持力,在大开大合的抽送中叶修几乎无法抑制呻吟,支离破碎的低哑声音从他嘴边冒出来又被玻璃撞回到他的耳边,快感如热浪一般要将两个人融化。午日的阳光穿过玻璃洒在他们的发梢,叶修有那么一瞬间抬起了头,有些睁不开眼睛。

  叶修给自己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他觉得心有些微微颤抖。他伸出了手紧紧圈住韩文清的脖子,一是对身后的玻璃还抱有一点的畏惧心理,并且非得借力不可,二是,这样便于接吻。

  韩文清再次贯穿了他。那根坚挺的阳物犹如利刃破开叶修的身体,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叶修压着窗玻璃,整个人痉挛起来,下意识地将体内的那根绞咬得更紧,烫得叶修颤抖起来。他永远想不明白这霸道的尺寸是如何埋入自己的身体里,但是身体总会告诉他这能带来巨大的快感,把疼痛淹没,将他推入万劫不复。

  “得了吧。”叶修象征性地揉了揉腰。他看了看窗玻璃上照出来的两张心满意足的脸。“准备下午的谈判去吧。”

  但是这种危险的恋爱,特别特别有趣。两个在自己地盘的孤傲的人,白日为敌,夜晚互相舔舐伤口。

  “真够呛。”叶修叹了一口气,“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的大发慈悲,没让我上不了谈判桌。”

  压力过大加上久不相见逼得他俩今天都有点玩脱了,而且很明显处在下风的是叶修。韩文清那粗大狰狞的物什在他体内相当放肆,顶得他几次后背和脑袋都撞在落地窗上,发出砰砰的轻响,让叶修有些眩晕。看来韩文清今天不扎扎实实地来上一轮是不会放过他的了,那他也索性先把工作扔在一边。

  身后的男人腾出一只手,有节奏地抚慰他的前身,啄吻他的后颈。又是这个易于被人掌控的姿势,但他已经放弃了挣扎,全身心地投入到韩文清的节奏里。这里输了,稍后他还能赢回来。床上和谈判桌上,哪里不是战场。

  叶修二话不说又咬上了韩文清的嘴唇。但很快就被韩文清一个借力将他压回了落地窗上,更凶猛地吻了回来。韩文清的舌头缠着他的舌头,扫过他口腔里的每一寸,直接把他的气息逼了进来,让叶修几乎上气不接下气,脖子和脊背与窗玻璃无缝贴合,抬手的时候琵琶骨带着汗,随着韩文清腰部抽送的节奏在窗上滑动。叶修浑身是汗,本来凉丝丝的玻璃被他的体温烫得发热。后身更是汹涌,韩文清的连根抽送摩擦着那敏感的肌理,在正中十环的时候还带磨碾,快感绵延不绝,又不能百分百尽兴。被带出来的乱七八糟的液体随着落地窗沿路而下,原本干净的地板顿时一片狼藉,空气中充满了情欲的味道。

  他有些无力地弯曲手指,试图去抓些什么,但是光滑的玻璃毫无受力点。叶修咬了咬牙,又被韩文清的一个抽送顶得松了口,泄出些低哑的呻吟。面对透明玻璃的羞耻感和略微的恐高已经被撞得七零八落,叶修抽了抽鼻子都是混沌的气息,眼前水汽朦胧。腰估计已经被掐得青紫,叶修无需他小心对待,对方也给他了想要的尽性。

  叶修浑身湿漉漉光溜溜的犹如一条鱼,再狡猾现在也是被人牢牢钉在了案板上。想到背贴在这个几十层建筑的落地窗,叶修还未来得及抗议就遭受到了韩文清一次狠狠的顶撞,酥麻感从尾椎顺着脊柱一路向上炸开在脑海里,本来就有点软,这会儿更是半分力气都使不上了,除了他刚发泄完的前身,又有了一点抬头的趋势。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动,就这么拥抱着坐在阳光里,似乎今天的太阳暖得……腻不开了。

  叶修被韩文清架着腿,浑身上下没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