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叶蓝属

那是一个飞机模型
更新时间:2019-09-02 17:43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叶修知道他的小骄傲,这样已经是他的极限,也不逼他。虽然不知道蓝河为什么突然答应他,但他很开心,这些年,第一次这么开心。他不想问蓝河原因,只要蓝河答应不离开他,他们有的是时间。

  过了一会,蓝河才从余韵中回神,浴室门上映出的身影和哗哗的水声让他知道叶修还在。蓝河这才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叶修明明已经死了,他虽然没见到尸体就被人匆匆带到了国外,可他知道叶修不在了,否则,他不会容忍自己脱离他的掌控的。那这个叶修是怎么回事?梦吗?下身的疼痛和刚才情欲高潮的快感却那么真实,甚至现在嘴里还有叶修吻他带来的情欲的味道。

  蓝河的动作很生疏,磕磕碰碰引得叶修抽了几口冷气,深吸一口气坐起身抚上蓝河趴在他腿间的发顶,“小蓝,舔舔他,轻一点。”

  叶修的语气复杂艰难,甚至是带着阴狠,但这霸道的话却瞬间让蓝河想哭,甚至有些委屈,他想骂人:明明是你先离开的!

  叶修就是他的全世界,也只有在叶修面前他可以肆无忌惮的耍赖、撒娇、生气、依赖,因为这个人是叶修,爱他如命的叶修。

  剩下的蓝河已经听不清,肚子上的剧痛让他神志不清,开始浑身发冷,迷迷糊糊又看见叶修一脸暴躁朝他大吼,“蓝河,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以为死就能摆脱我吗?做梦!做梦都不许!”然后霸道的抱紧他。

  压下喉咙的哽咽,蓝河在叶修腰上掐了一下,装作恶狠狠的语气:“混/蛋你把我的飞机模型摔了!你得赔我!”

  而现在,趴在叶修胸口的蓝河红了眼圈,是啊,叶修说过他爱他,可他不信,一遍遍用恶劣的言语刺伤他,到后来叶修再也不说了,脸上的笑容也再也没了。

  叶修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有些不满,他讨厌除他之外能让蓝河专注的一切事物,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蓝河刚刚答应他跟他在一起,现在的一切太美好,他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蓝河不开心。至少现在蓝河是在他怀里的,如此想着,叶修把脸埋在蓝河脖子深吸一口气。

  出国,逃离叶修,自由,曾经是他唯一想做的事,现在一切都实现了,他出国了,叶修死了,他自由了。

  黄昏下的广场落满鸽子,许多人结伴在广场边散步,还有一些父母带着孩子在广场上喂鸽子,不同的人,相同的是他们都面带笑容。

  “先生,您没事吧?”纯正的中国口音担忧的问,见蓝河没有反应,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叶修对蓝河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他活着的时候蓝河多看别人一眼他就会生气,暴躁。蓝河恨他,跟他对着干,到最后。叶修真的把他锁在房子里,每天能看见、说话的人也只有他,甚至给他注射药物,连他自杀都不准许,到叶修死前,蓝河已经两年多没有看见过天空,没有跟别人说过一句话了。

  蓝河的控诉被深深的满足取代,他能感受到叶修的开心,叶修开心,他也开心。在叶修的注视下心一点点被装满,这就是幸福吗?幸福原来这么简单!

  叶修浑身顿了一下,有些诧异蓝河的举动,以往,蓝河总是摆出一副恨他入骨的样子,怎么会主动跟他示软?但看到蓝河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不是剑拔弩张,不是夹着恨意,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在叶修面前,蓝河从来都是肆无忌惮的,他笃定了叶修不会伤害他。而不可一世的叶修,对他竟是有出奇的耐心和包容,这么多年任他再怎么闹,再怎么折腾,从来没对放他离开松过口。

  叶修低头吻吻他的发顶,轻声安抚,“乖,我揉揉就不疼了,睡吧。”一手揽着蓝河的背,一手放到他腰上,轻轻揉起来。

  蓝河闭着眼皱起眉头,鼻翼快速颤抖几下,表情又是委屈又是生气,似乎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来。

  明明世界上比他好的、喜欢叶修的男男女女那么多,叶修却一直陪着他互相折磨,为什么那么多年,他会觉得那不是爱呢?

  一个五六岁的金发小家伙追着一只跳来跳去的鸽子跑到蓝河跟前,鸽子跳了几下扑棱棱飞起来。小家伙也不难过,看着天空咯咯咯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人像是被吸进了另一个空间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