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叶蓝属

叶修估摸着蓝河的气已经完全消了
更新时间:2019-09-04 07:14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真是一场不容任何幻想,无趣而且尴尬的首次碰面。对方根本把他当成一个路人蓝雨粉,还是特别小心眼的那种。自己心态不好在那乱放眼刀还被赢家安慰,这太丢脸了。许博远狠狠挠了一把头发,干脆什么也不想,一头扎进荣耀里。

  等到思维的光彩重新回到他的眼睛时,他已经又靠了半个多小时。坐直了抬头,一个蓝幽幽的身影正在屏幕中缓缓走来。叶修没有动手操作忘沙场,而是发呆般看着屏幕里逐渐变大的蓝色身影。青草里那抹蓝色非常温顺,让人觉得平静。

  叶修开着忘沙场在荣耀里各种乱窜,但仔细看时脚下又是很有章法的,似乎他的身边还有一群人,一波在攻,一波在防,而他在进行着更加复杂的走位。

  不知道是哪根弦忽然接上了,叶修脑子里一下蹦出那天遇见的蓝雨粉。干干净净一个人,干干净净的声音,他直觉着把那个声音和记忆里蓝河从耳机里传来的略有失真的声音对比,叠上了。角落里蒙灰的身影一瞬间清晰起来,那个人是蓝河,真人。叶修想着不禁裂嘴笑了一下。

  荣耀里的绝色还杵在原地对着忘沙场秒下的方向,绝色的操作者许博远在一阵鼓动的心跳声中,把输入栏里的“等着你夺冠”几个字一点一点删掉。那个人不需要这些话,他相信自己能赢,那么他一定会赢的。

  “卧槽!!!”蓝河叫了出来,然后也没声儿了,文字泡从绝色头上冒出:“大神???”

  第十赛季是叶修的复出,也是最后一搏,他全心全意投入到战队:复盘,比赛,复盘,练习……忙得昏天黑地。

  “放宽心,胜败乃兵家常事。”叶修边说边越过他朝里走,擦肩的距离很近,许博远只要愿意伸手就可以抱住他,但他疯了才会那么做。

  无数的帐号卡躺在电脑桌抽屉里,叶修左手夹烟,右手在那堆卡里胡乱一抓,抽中了一张。刷卡,登录,还是个第十区的帐号,ID忘沙场。一袭红袍,手握重剑,是个剑客。

  “……”蓝河祭出了省略号,又觉得不过瘾,刷了更长一串省略号,结果叶修只回了一个句号。

  许博远陷入了一场无果的暗恋,兼网恋;对方可以说和他是一个世界的人,但又完全不在一个世界,有如飞鸟与鱼,云与泥,或上或下。他们的交集只能算漫长人生中的一瞥。

  两个人老友重逢似的拉家常,天南海北乱侃,什么干货也没有,对刷文字泡二十分钟。绝色头上冒出了最新一个文字泡:“别熬了大神,快去睡觉养精蓄锐。”

  忘沙场在屏幕里挥剑虚砍了一下,很久没有发言。叶修不知道接什么。别人是好心,可他就是不困啊!

  桌上的夜雨声烦手办保持着挥舞冰雨的姿势,朝气蓬勃气势逼人。许博远第n次拿起手办放在眼前,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第十赛季蓝雨对兴欣,蓝雨输了,退场早到出人意料,没有任何一个蓝雨粉会高兴,他尤其如此。许博远前前后后跟着自家战队跑,见证了全程比赛和那场无理取闹的记者会。他还见到了叶修,真人,离他只有一个拥抱的距离。

  “还有很多个夏天。”叶修又说。许博远转过身去,想不通叶修对他说这个干什么。他是兴欣队长,打败了蓝雨后竟然在这里安慰一个蓝雨粉,什么逻辑呀?许博远有些哭笑不得。不愧是叶修,从第十区起他们就没弄懂他过。没多纠结,许博远的素养下意识命令他开口对叶修的安慰道谢。

  过了一会儿,叶修估摸着蓝河的气已经完全消了。果然,绝色头上又是一个文字泡。

  “当然”两个字让叶修莫名乐了。蓝河还真算是网游里认识的人中最通透的那个,简单执著,三观又正,和他力场相吸。叶修掐掉烟,对着门口气势汹汹的陈果喷出最后一口缭绕的烟气,眯眼,“噼里啪啦”打下“等着兴欣夺冠吧,小蓝”,接着就下了。

  叶修是个极认真的人,为了他的目标,他已经达到了无视旁杂一切的境界。他像个老神在在的苦行僧一样一路走到了决赛,三天后,一切都会划上句号。他把身体崩到了极致的同时,精神上极力的放松。他需要以最波澜不惊的心态去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当天晚上许博远没忍住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