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死

关注后回复【似此星辰非昨夜】 其中部分文字
更新时间:2019-08-31 02:42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顾蔓的日子太苦了,赵良是个混混,常年家暴她不说,在顾蔓怀孕时也没停下过他的拳头,孩子被打得早产,生下来就是个弱智儿。

  姐姐顾茵今年十七岁,正是爱俏的年纪,又被赵秀莲宠得眼珠子一样,一点活都不舍得让干,没事儿就去隔壁姑娘家里窜门子。

  顾茵伸手在他腰间拧了一把,娇嗔,“还不快走,小妹脸皮薄,当着你的面怎么好意思收钱……”

  “啪”的一声脆响,顾蔓的脸被打的整个偏了过去,火辣辣的剧痛从脸上蔓延开,她伸手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顾茵。

  对面女人的眼底全是阴狠冷厉,恶狠狠骂道,“你还要不要脸?背地里勾搭我男人,还跟他要钱,顾蔓,你咋这么贱!”

  顾蔓从小就知道母亲不喜欢自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了姐姐,对她却非打即骂,五年后赵秀莲又生下了小儿子顾军,对这个二女儿更是看不顺眼。

  再加上赵秀莲生她的时候难产,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从此就视这个孩子为灾星,生下来就差点扔桶里溺死。

  她想起在那片高粱地中,十八岁的她被几个混混死死按着,遭遇了人生最可怕的一夜。

  “从廖卫国第一次上咱家去的时候我就看上他了,凭什么他却只看上你?人人都说你好,等你成了被人玩烂的破鞋,看他还要不要你!”

  “我说,当年的那些事都是我做的……”顾茵的嘴巴一开一合,冰凉的雨丝从天而降,她只看得清她眼底那疯狂如淬了毒的笑意。

  这间屋子很小,一进门就是一条大炕,靠墙放着两个掉了漆的木柜,周围的墙壁也斑驳脱落,露出土黄色的内层。

  顾蔓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字字,说着这么可怕事情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姐姐!

  “能有啥事儿?又死不了人,你看谁家像她这样,躺床上两天不动弹,真当自个儿是啥金贵大小姐了……”

  廖卫国压下胸口的愤怒,淡淡道,“我听说小棋又病了,担心小蔓钱不够用,给她送些钱来。”

  两人一回头,就看见顾茵穿着白大褂站在天台口,面色难看的盯着廖卫国拽着顾蔓的手臂。

  顾洪生不乐意妻子这样说小女儿,但他向来笨嘴拙舌,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说话咋这么难听……”

  顾蔓是老二,当年生她的时候,正赶上六零年大饥荒,大人都快饿死了,哪还顾得上她一个奶娃娃。

  幸好顾蔓从小就懂事,豆丁大点儿就帮着家里干活,又有顾洪生护着,赵秀莲这才没有太过分。

  “我好不容易跟他结了婚,可你为什么不滚的远远的,非要出来碍眼!他跟我结婚这么多年,跟我客客气气,但他心里却始终记挂着你!你知道他第一次喝醉了酒跟我亲热时喊的什么吗?他喊的你的名字!”

  她如疯狂一般,手上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闪电隆隆,照亮了她扭曲可怕的脸。

  屋里十分昏暗,窗户上糊着厚厚的纸,光线隐隐约约的透过来,照着炕尾一道瘦弱的身形。

  上一世,唯一心疼她的只有父亲了,她记得父亲临死前那么难受,却把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几千块钱偷偷塞给了她,嘱咐她别告诉姐姐。

  “顾蔓,你真是个贱货,你到底有没有点廉耻心,被人玩成那样,还想勾引你的姐夫,你怎么不去死!”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其他文章和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2019 jiaotongxx.com

  她的双眼一瞬间变得血红,巨大的愤怒撕扯着她整个身子,寒意一点点从骨子里浸透出来,她颤抖着声音问出一句,“你说……都是你做的?”

  顾蔓这一辈子从来没这样恨过一个人,她不可置信,自己这一辈子的悲剧,居然都是这个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姐一手造成。

  顾洪生转身出去,须臾,端着一碗热呼呼的白糖水进来,伴随着赵秀莲气急败坏的吼声,“顾洪生你个死人,家里白糖就这么点儿了,还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以卵越冬的是白纹伊蚊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亲爱的 你就这样跟他去了 置我不顾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